你知道“下一代”游戏究竟是什么样吗?

来源:

 034.jpg

这是所有游戏开发商在访谈中都会尽力回避的问题。不知道答案显得无能;知道答案也得小心说话。记者刨根问底,发烧友苦苦寻觅,业界更是无法回避。因此,下一代游戏到底是什么模样?

Epic的麦克·凯普斯(Mike Capps)面对这个问题时干脆把脸扭到一边,对着一盘杏仁饼干说:“我甚至都不敢预测。因为你知道这有什么后果。”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它和以前玩家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排队购买的包装精美的游戏会完全不同。

免费增值模式证明了不需要大投入大制作也能挣钱,云计算预示着玩家只需要一台联网的电视机就能畅玩游戏大作。下一代游戏,甚至下一代游戏机就是这样的吗?移动设备和平板电脑会处于何种地位?各种设备如何满足人们对快捷内容的饥渴?

GamesIndustry.biz找到一群业内人士,征集了他们对“下一代游戏”的看法。他们代表了市场的各个领域,并且对下一代游戏有自己独特的兴趣。

AAA级游戏开发商

幸运的是,Epic的总裁麦克·凯普斯决定做一些预测。Epic公司对未来的确有真知灼见。他们在开发最初的Xbox时影响了关键的技术决策,因此他们的确了解当前硬件产业的规划。但是他认为现在移动设备和PC对市场起主要作用。

“美国的移动游戏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说,“对我而言,iPhone和Xbox在技术上并无太大差别,如果iPhone每年能保持快速增长,那么要不了多久,它就能超过Xbox 360和微软将来的任何技术。”

“当然网页游戏、PC游戏也回归了。这是让人兴奋的新模式,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把它们漂亮地糅合到一起。人们喜欢无处不在的游戏,这很棒,但是游戏机的模式有些不同。”

凯普斯感觉这并不意味着游戏机和大制作就会从此消失,但是游戏业将会发生改变,以适应这种变化。

在谈及Epic在iOS上取得的成功时,他认为公司已经让玩家开始考虑:“在家里的大电视上玩《上古卷轴5:天际》(skyrim)还是在手机上玩《无尽之剑》(Infinity Blade)?”

“我对此感到非常骄傲,但是你知道很难打败立体声和大电视,也就是游戏机。我想要游戏机,不想在电脑上玩PC游戏。游戏机不会消失,但是你真的需要一种与十年前截然不同的新手段来吸引联网用户。我们曾经发行了《分裂细胞》(Splinter Cell)。它是好游戏,玩家喜欢它,玩家到家了还会继续玩它,现在已经不再是这样了。

技术人员

未联网的电脑已经开始远离我们的生活。Naughty Dog的首席开发工程师杰森·格雷戈里(Jason Gregory)有同样的看法。Naughty Dog是索尼的游戏开发工作室,正在为PlayStation 3开发最新的游戏,同时还是开发下一代PlayStation的主力军。

“硬件能在各个方面获得发展。游戏机、云端和网页都表示着硬件的进步。我认为所有这些都代表着将来游戏发展的途径。”

作为一名程序员,他期待进步能够改变机器的力量。他期待最小的改进能最大程度地提高人们在游戏机上玩大制作的体验。

他说:“技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游戏中的技术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在3D图形领域内做了很多探索,找到了很多办法。但是在物理效果、衣物模拟、液体流动等领域,更强大的计算能力意味着更逼真的模拟,更丰富的游戏环境。另外游戏中还有大量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角色,因此我认为更强大的硬件能帮助业界的发展。”

下一代游戏自然意味着角色的衣服更漂亮,努力开发炫目大作游戏公司或许会忽略这股淘金热潮中休闲玩家手上的钞票。每个人都想自己喜欢的游戏看起来画质更好,但是没有人会因为手机上《愤怒的小鸟》的羽毛不够光鲜而放弃这款游戏。

移动游戏商

木瓜移动公司热情奔放的布道者奥斯卡·克拉克(Oscar Clark)身处移动业的中心。

他动了一下帽子,坦率地说:“我不知道下一代意味着什么”。他大约十年前就已经投身移动和在线游戏业,一直为现在人们所说的“下一代大事”工作。

他说:“我并不完全确定下一代游戏机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他认为只有在服务比游戏机更胜一筹时才会发生巨变。

“PSN Store和Xbox Live会有何变化?它们会变得比设备更重要么?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他们不这么想,那么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看游戏机会发生什么变化。”

他觉得不会出现能包办一切的超级机器,尤其是随着世界日益被连接在一起,各种设备会出现。这是因为“由于联网的乐趣有迭代性,所以不会出现突然的更新换代,这是一场不断发生中的演化。”

他甚至还认为下一代游戏就是指人们可以在房间里制作别人爱玩的东西。

“现在引起巨大变化的机会对任何人都是开放的,两名中国人组成的小团队仅仅靠一款手机上的社交游戏软件就能每天挣上千美元。这算不上惊天动地,但对于这两位中国人来说就是一大笔钱。确实,从游戏开发的角度来看,这是真正的创新。”

数字内容发行商

不管克拉克预测的新设备是什么,它们都需要内容。用光盘发布内容好像已经过时了。丹·科纳斯(Dan Connors)是Telltale Games的CEO。该公司在成为发行数字内容的大腕之前,曾经发行过《山姆和麦克斯》(Sam &Max)和《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

尽管产业已经从物理媒介转向数字内容,我们也能在不久的将来和虚拟朋友一起跳恰恰舞,但是他认为硬件制造商巨头仍然领导着潮流。

他坐在一个被他最新的项目《行尸走肉》(Walking Dead)的海报包围的小房间里面,说:“数字发布能够让我们到接触更多客户,平板电脑和手机等设备让客户更容易玩到游戏,但是Kinect(微软发布的游戏体感外设)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方式——能够和游戏谈话,能够和NPC跳舞,还能做一些几年后,而不是很久以后才能做的事情。”

“一旦机会成熟,人们就会创造它们。这仍然需要智能的硬件架构,并且我认为主导者还是有能力的公司——微软、索尼和任天堂。他们的设备仍然能够和内容进行最前沿的交互,它们自然能够成为焦点。所有人都被连接到了一起,他们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将会存在变化的地方。”

MMO游戏商

到目前为止,CCP通过开发和发布自己的MMO(多人在线游戏)《星战前夜》(Eve: Online),成功地避免了很多给传统的游戏开发商带来顾虑的问题。他们正在开发一款PS3上的射击游戏Dust 514,准备和《星战前夜》连接在一起。这就是Capps所说的无所不在的游戏吗?

CCP高级销售经理Nikola Cavic说:“我想你已经看到了很多不限平台的游戏。”

“和《星战前夜》一样, Dust 514会跨越不同的平台。它很可能会有网页的扩展版本,就像《星战前夜》有“EVE Gate”一样,以后还可能有移动版本。这确实就是我们的方向。随着云游戏和服务越来越大众化,关注游戏的发展趋势真的很有意思。它确实让人激动,人们之间的连接肯定会越来越多。”

GamesIndustry.biz和育碧(Ubisoft)等其他发行商的谈话也佐证了这一观点。育碧正在为自己的游戏开发多平台支持。已经有了游戏机上伟大动作游戏的灵感?赶快接着想想在iOS、Facebook和其他手持设备上如何推广吧。

不管用户使用何种设备,效果如何,他们都能访问到更多的数字内容和连接。但是对于已经领先一步的人会怎么样?免费增值已经对游戏机和游戏厂商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游戏方式。谁会创造它的未来?

社交游戏商

克雷格·博鲁德(Greg Borrud)是这些人中的一位。他颇有名望,因为他是Pandemic Studios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也是艺电的副总裁和首席运营官。最近他放弃了这一切,创办了Seismic Games,专门针对数字平台开发下一代高质量的社交游戏。

他认为下一代游戏将会是高端游戏和休闲游戏并存,并且相互促进。

他坦承道:“我不认为《使命的召唤》(Call Of Duty)会消亡,然后所有人都跑去Facebook上玩游戏。”

“我想你已经看到了新平台、新玩家的出现,对于游戏而言,这是平常事。所有玩家都在不同的平台上玩游戏并不停向前。我觉得现在正是百花齐放的时候,社交游戏不是游戏的全部。’”

“我感觉每个人都在标榜自己获得了新玩家,把所有玩家从一个游戏转移到了另一个游戏上。但是我觉得过去几年中,我真正看到的就是多个平台上玩家的增加。我们过去常常讨论游戏有清晰而合适的玩家,这确实让人激动。游戏无所不在。”

让大家讨论下一代游戏是个难题。互联网上谣言四起,页面排名导致的潜规则让人紧张。预测需要超越这一切。下一代游戏已经发生,但是没有派对庆祝它的发生,也没有人为它排队守候。不管索尼和微软在下一次大展上会发布什么产品,移动设备、社交网络和平板电脑都是下一代游戏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每天都在进化。如果要说有什么问题,那就是硬件厂商需要跟上。

From 雷锋网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