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创业成功 金凡秀和他的Kakao Talk

来源:

 作者|Ryan Mac

此时正值1月份,是韩国首尔天寒地冻,5名少年挤在一排高配置电脑散发着温暖荧光的显示屏前,他们正身处于一间开在地下室的网吧里,这种场所往往也是韩国电子游戏玩家的大本营。

头顶音箱播放的韩流乐几乎被刺耳的游戏音效所淹没,少年们或是在《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中相互厮杀,或是在《FIFA世界杯》中射门进球。他们只会为两件事停下手上的动作:咬几口用微波炉加热的热狗,以及通过KakaoTalk跟好友聊天——这是一款移动聊天应用,韩国每个有智能手机的人几乎都是它的用户。

少年们太过沉浸在游戏和聊天中,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角落处那位身穿浅绿色定制休闲裤和鳄鱼皮皮鞋的男子。在这个没有窗户的拥挤房间里,这位留着山羊胡须的游戏玩家要比其他任何人都大上足足20岁。他是韩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也是KakaoTalk的创始人。此刻,他正在游戏《星际争霸》(StarCraft)中抵抗一支外星人部队的进攻。不过,他失败了。

“我失败是因为我在接受这场采访。”随着他在游戏中的帝国灰飞烟灭,英文名为“布莱恩”(Brian)的金凡秀(Kim Bum-Soo)打趣道。

金凡秀

公平地说,金凡秀的《星际争霸》技艺之所以有所生疏,是因为他把过去十年的时间都用来打造另一种类型的帝国。在一个痴迷于移动应用的国家,KakaoTalk成了其中最火的一款。

它的免费消息服务已经干净利落地取代了手机短信,从此改变了韩国人沟通交流的方式。在韩国的5,000万人口中,有四分之三的人每月都使用金凡秀的应用,KakaoTalk在海外还有另外1,080万名用户。

今年48岁、性格恬静的金凡秀,是韩国有史以来诞生出的最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家,韩国的商业文化是这样的:权力和财富均被财阀家族所控制的企业集团垄断,比如三星(Samsung)和现代(Hyundai)。

在这样的背景下,金凡秀的成就实属难得一见的壮举。金凡秀从无到有创建的科技行业龙头公司不只一家,而是两家。他创办的第一家公司Hangame起初只是一家网吧,后来则发展成为一家网络游戏开发商。该公司之后跟一家搜索公司合并,组成了如今的Naver,相当于韩国版的谷歌(Google)。

Kakao是金凡秀创办的第二家公司,它为全世界带来了自己的独到理解,即移动聊天应用所能做的远不只是聊天。它们是销售各种高利润服务的平台,比如游戏以及优惠券和贴纸之类的虚拟物品。去年10月份,Kakao跟韩国第二大在线搜索公司Daum合并,组成了市值74亿美元的Daum Kakao。

福布斯估计,该公司的Kakao事业部在2014年取得了3.19亿美元的营收,净利润超过1.2亿美元。金凡秀在Daum Kakao公司持有39%的股份,价值大约是29亿美元。

“金凡秀是真正的移动聊天应用教父。”古德沃特资本公司(Goodwater Capital)的埃里克·金(Eric Kim)说,该公司是Kakao的早期机构投资者,埃里克本人也是Kakao的前董事,“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移动聊天应用可以成为一种综合平台,让游戏、电子商务、媒体和支付等服务搭台唱戏。”

然而,优秀的创意总有办法以互联网的速度被模仿复制。金凡秀的应用遭到广泛剽窃,以至于KakaoTalk现在被那些行动更快的大型公司围困在自己的韩国大本营。

金凡秀的最大外部投资者腾讯公司所推出的同类应用微信统治着中国市场,月活跃用户达到了4.68亿。金凡秀之前的公司Naver推出的连我(Line)凭借1.7亿人的月活跃用户主宰着日本市场。

移动聊天应的王者则是WhatsApp,该公司已于2014年3月被Facebook斥资220亿美元收归旗下。WhatsApp还没有开始销售游戏或贴纸,或涉及到这方面的任何东西,但它在西方世界占据着主导地位,高达7亿人的月活跃用户人数更是领袖群伦。与此同时,最近的数据显示,KakaoTalk全球用户的数量已经较去年同期下滑了近5%。

现在,在金凡秀一手开拓的全球性行业中,他自己却成了弱者。金凡秀看起来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但他应该担心。他是个漫不经心的人,曾经因为无法愤怒而看过心理医生。金凡秀不断地指出,Kakao在韩国的统治地位就是它的救命稻草。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Rankey.com提供的数据,KakaoTalk仍然是韩国人最常用的应用程序。据尼尔森公司(Nielsen)称,韩国人每天平均使用KakaoTalk长达33分钟。

“其他任何国家都还没有实现这样的渗透率。”金凡秀用韩语说道。为了让KakaoTalk平台更具粘性,该公司已经添加了更多的服务,包括手机钱包,名为KakaoTaxi的叫车服务,以及让用户保持互联的新应用程序。

Kakao的战略也一直包括追逐较小的东南亚市场,那里的人们才刚刚开始用上廉价的智能手机。在这方面,抱有这种想法的也不单单只有Daum Kakao公司。该公司已经在户外广告牌和电视广告上面花费了约1,500万美元,希望籍此吸引东南亚国家的用户,但跟腾讯和Naver这些财大气粗的公司相比,Kakao的做法似乎收效甚微。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AppAnnie提供的数据,去年在泰国、越南、印度尼西亚或菲律宾,KakaoTalk都未能进入应用下载榜的前五强。

“如今的聊天服务已经成为了一种危险的巨头游戏。”Kik首席执行官泰德·利文斯顿(Ted Livingston)说道,Kik是一款在北美青少年群体中广受欢迎的消息应用,其下载量已经超过2亿次,“所有公司都在圈占自己的领地,还没有试图向对方进行渗透。未来的增长将源于一方抢夺另一方的用户。”

韩国是一个子承父业的刚性社会,像金凡秀这样由草根第一代创业成功的故事并不多。他成长于首尔最贫穷的街区之一,父母是只接受过小学教育的造笔厂工人和酒店女服务员。

金凡秀是五个孩子中的老三,也是长男。他和自己的兄弟姐妹是由祖母在一居室的公寓里拉扯大的,因为父母需要工作来养活他们。

但是,金凡秀不但聪慧过人,并且非常有志气,曾经用写血书的方式来激励自己前进。金凡秀是家族中的第一个大学生,他在1986年被首尔国立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相当于韩国的哈佛大学)录取。

正是在念大学期间,他见识到了一位朋友连接公告板系统(一种原始的在线消息服务)的计算机服务器。“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和网络世界。”他回忆道。

金凡秀曾有五年时间在三星的IT服务部门摸爬滚打,直到第一波互联网泡沫引诱他自立门户。他从朋友和家人那里东拼西凑,筹集到了18.4万美元的资金,离职创办了一家在线游戏公司和一家网吧。

金凡秀以Hangame的名义发布了在线版的扑克游戏和韩国纸牌游戏五鸟(Go-Stop),而网吧的顾客则成了他这些游戏的测试对象。

仅仅过了三个月,Hangame的玩家人数就达到了100万。金凡秀需要一位合伙人,他最终跟以前在三星的同事李海珍(Lee Hae-Jin)又走到一起,后者创办了一家名为Naver的搜索公司。

两家公司合并组建了NHN公司,这笔交易是金凡秀和李海珍在江南区(“鸟叔”朴载相在歌曲中唱到过的首尔市高档街区)的一家酒吧里喝了五轮“原子弹”鸡尾酒(把小杯威士忌倒进大杯啤酒,然后一饮而尽)之后谈成的。

接下来的六年时间里,金凡秀和李海珍分工领导着公司的业务。如此这般,NHN成长为韩国的一股庞大势力,从政府对美国服务——比如雅虎(Yahoo)和谷歌——的审查中受益匪浅。

该公司把业务扩张到了搜索、游戏和电子邮件领域,成为韩国访问量最高的网站(经历了一系列业务分拆之后,NHN这个名字又重新改回到Naver)。

2005年7月,金凡秀迁居美国硅谷,试图把公司的游戏业务引入美国市场。他努力了两年时间,之后完全离开了NHN公司。

作为副业,金凡秀开始把自己的钱注入到加州山景城一家名为IWILAB的创业孵化器中,专为韩国创业者服务,但却哑炮连连。到2007年夏天的时候,金凡秀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年时间,他打算跟家人在加州帕洛阿尔托休个长假。

接着,iPhone在2007年闪亮登场。这款设备立刻让金凡秀着迷不已,他给自己的家人买了4部iPhone。“我可以感觉并预见到(iPhone的)无穷潜力。”他回忆道。

金凡秀跟家人搬回了韩国,并把IWILAB的工作人员带了回去,自己也全职加入到他们中间。利用从美国购买的iPhone和iPod Touch,他们开始开发适用于这些设备的应用(iPhone直到2009年11月份才在韩国发售)。

他们开发出的首批三款应用分别是:一项类似于Twitter的服务,一个群组消息产品,以及一款能够让任意两个人免费聊天的应用KakaoTalk。

在当时,韩国的移动用户跟很多国家的移动用户一样,不得不为发送和接收短信付费。2009年6月,WhatsApp推出了自己的免费短信服务,利用手机的数据连接而不是电信运营商的专用短信服务器来发送消息,它很快就在韩国吸引到了自己的粉丝。

受到WhatsApp的启发,金凡秀在2010年3月发布了KakaoTalk,它立刻就冲到了韩国应用商店排行榜的榜首位置,用户人数在9月份突破了100万。“如果韩国的电话公司没有对短信收费,这款应用就会很难成功。”金凡秀如是说。

又过了4个星期,KakaoTalk的用户达到了200万。到当年12月份的时候,这个数字已经是500万。比之WhatsApp,韩国人更喜欢KakaoTalk的原因在于,它是免费的(WhatsApp有99美分的年费),并且提供了群组聊天功能。

当KakaoTalk用户人数在2011年4月份达到1,000万时,网络效应开始发挥作用(你之所以用它是因为你的好友都在用)。

KakaoTalk的规模很快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即便对国内竞争对手来说也是如此,比如Naver Talk和预装在Galaxy手机上的一款三星应用。

Kakao的主要挑战是跟上市场需求的步伐。金凡秀每周都必须订购更多的服务器,那需要三周时间才能从中国送达。为了避免系统因流量的爆炸性增长而出现崩溃,他被迫禁用那些不必要的功能,比如上传个人资料的照片。

然而,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受到压力的影响。“在过去11年中,我从未见过金凡秀哪怕有一次看上去特别忙碌。”乔伊·李(Joy Lee)说道,他是金凡秀在NHN时期的前员工,并从前老板那里获得过创业资金的支持。

尽管取得了这样的增长,金凡秀还是被多家韩国投资者拒之门外。他拿出自己的钱作为前期资金,最终获得了公司80%的股份。

2011年3月份,Kakao刚刚开始在日本站稳脚跟,那里是该公司在韩国以外的第一大市场。

这时候,距离日本45英里的太平洋海域发生了一场9.0级的地震。那次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让将近1.6万人罹难,还有数百万灾民陷入了没电没水的困境。

在电话线路崩溃和短信网络不堪重负的情况下,很多人开始使用KakaoTalk,它的服务依然完好,因为Wi-Fi和3G网络相对未受影响。

在地震发生时,金凡秀的老朋友、NHN的联合创始人李海珍就身在东京。作为公司董事长,李海珍一直在花费大量时间,试图在日本打造搜索和门户业务,因为NHN的国际业务已经陷入停滞。

地震发生时,李海珍正在跟他的韩国高管进行一场下午的视频电话会议。当李海珍藏身桌底时,高管们都笑了,因为他们不知道日本正在发生一场大灾难。

在那场灾难之后,李海珍受到了刺激,要推出一款聊天应用——但他拒绝为本文接受采访。他在首尔拥有大量的盟友,“那时候,很多人认为我们应该拥有一项类似于KakaoTalk的服务。”Naver首席执行官金相勋(Sang Hun Kim)如是说。不到两个月,Naver便开始测试一款名为“连我”的新消息应用,并于当年6月份正式上线。

连我拥有很多类似于KakaoTalk的聊天和群组消息功能,后者正是凭借它们才如此成功。连我还采用了一个与KakaoTalk相似的标志,只是用白色和绿色取代了KakaoTalk棕色和黄色的对话框设计。

此外,连我也有一些KakaoTalk没有的东西——由韩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提供的营销预算。Naver在电视广告和户外广告牌上砸下海量资金,吸引日本用户下载连我应用。

这一招的效果出奇地好,很快便抹杀掉了日本早期用户此前对Kakao建立的好感。到2012年9月份时,连我的下载量已经达到6,000万次。如今,随着Naver的股价因连我的成功而飞涨,李海珍也成为了一名亿万富豪。

“如果我们当时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能达到临界点。”金凡秀带着遗憾回首往事,“我们在韩国只有20个人,而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三星和连我那样的公司。从韩国派两个人到其他地方,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Daum Kakao公司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李硕宇(Sirgoo Lee)则提供了一种略有不同的解释:连我的母公司已经花了十年时间研究日本的文化和人民,而Kakao并没有。

“我们在韩国把Kakao当成免费短信服务进行推广,因为这正是韩国人想要的东西。”他说,“回过头看,免费短信对日本人并不具有吸引力,因为他们习惯在手机上使用电子邮件(当作免费短信)……连我自我标榜的则是免费通话服务,而我们当时还没有推出那种功能。”

Kakao未能对自己在日本取得的先机善加利用,这既不是该公司唯一的失误,也不是最严重的失误。Kakao于不知不觉中,在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中国,帮助创造出了一个更加强大的竞争对手。

2012年4月份,当时已经引入2,400万美元外部资本的Kakao再度进行融资。最终,金凡秀和公司当时的首席财务官宋至镐(Dean Song)找到了腾讯,该公司是中国最大桌面端聊天软件QQ的运营商。

Kakao希望从这家巨头身上进行学习,后者已经在一年前推出了自己的移动聊天应用微信。腾讯向Kakao注资6,500万美元,目前是仅次于金凡秀的第二大股东。

两家公司频繁会晤。当年6月份,金凡秀飞赴腾讯总部所在的深圳,跟腾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亿万富豪马化腾会面。

他们讨论了聊天服务的未来,并在一块白板上分享彼此的想法——尽管金凡秀称,他的中国合作伙伴仍然对移动聊天服务的潜力持怀疑态度。

“当时微信的规模非常小,产生的流量并不多,但却有很多的竞争对手。”金凡秀说,“马化腾非常怀疑消息服务能够成为一项完整的业务。”

KakaoTalk给出的证明为马化腾的怀疑画上了句号。Kakao的营收从2012年7月份开始飙升,这要得益于《全民连萌》(Anipang)这类社交益智游戏获得的成功。

没过多久,腾讯开始模仿Kakao的一举一动。仅仅凭借自己在中国国内市场的庞大规模,腾讯就成功地复制了Kakao的模式,并获得了10倍于Kakao的活跃用户。“他们没有把韩国游戏引进到中国,而是自己开发,进行模仿。”金凡秀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Daum Kakao和腾讯之间的紧张关系还在继续,这家韩国公司最近宣布,它也要在中国发行游戏。“到目前为止,这三家公司都在自己的本地市场占据了主导位置。”Kik的泰德·利文斯顿说,“Kakao因为占据的市场规模最小而处于劣势。”

待到某个时候,金凡秀将不得不在中国和日本正面迎战微信和连我。

“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在(东南亚的)市场营销中一直具有极强的竞争力。”他摸着自己的山羊胡须说,“但我们发现,先发优势提供了很难逾越的屏障,因此很多消息服务提供商都在停止他们的营销活动……这里的问题在于,谁能够率先找到新的战略?”

金凡秀是一名狂热的游戏玩家,会在闲暇时跟妻子和孩子一起玩《暗黑破坏神III》(Diablo III)。我问他,率先找到新战略的公司,会不会是Daum Kakao?

“这是一场艰难的游戏。”他笑着答道。

from:福布斯中文网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